央廣網北京5月8日消息(記者季蘇平)據中國之聲《全國新聞聯播》報道,國家發改委今天宣佈,取消280種低價西藥和250種低價中成藥的最高零售價,生產企業可在西藥費用日均不超過3元、中成藥日均費用不超過5元的前提下自主定價。
  這次被列入低價藥品清單一共有500多個品種,1000多個劑型。各省區市在7月1日前向社會公佈本級定價範圍內的低價藥品清單。
  國家發改委藥價處處長宋大才:低價藥標準由國家統一來確定,主要考慮藥品的生產成本,市場供求和社會的承受能力等因素,目前低價藥劃分為西藥3元錢,中成藥是5元錢。
  記者:這個是每天的價格嗎?
  宋大才:單品種每天的使用費用。
  之所以把低價中成藥的標準定為5元每天,是因為最近幾年中藥材的價格漲幅較大,而中成藥的價格直接受其影響。那麼取消低價藥品最高零售限價之後,是否會增加患者的負擔呢?在宋大才看來這種可能性並不是很大。
  宋大才:這個政策實施以後,我們認為低價藥品整體上不會出現大幅度上漲,主要考慮這些藥品都是多家企業生產,競爭比較充分。至於一些原材料價格上漲比較多,最高限價也沒有調整的品種,有可能適當地上漲,但是我們認為這種上漲是合理的,另外有日均費用的控制,這種上漲也是可控的。
  減輕患者的用藥費用負擔是最近幾年醫改的關鍵,國家為什麼在這個時候出台了放開低價藥最高限價的政策呢?這就要說到不斷消失的“低價藥”了。
  在安徽,很多藥店里沒有氟哌酸膠囊,難覓蹤影的並非只是這一種廉價藥,像感冒靈膠囊、撲爾敏、紅黴素藥膏等以往老百姓感覺療效很好的常用藥、低價藥也都失蹤了。
  隆福寺醫院藥劑科副主任王萍:有的低價藥,在採購的過程中就會斷貨,比如現在斷貨的谷維素,經常斷貨的B6註射液,呋塞米註射液,也即是速尿註射液,就是很小的普藥,包括西地蘭,經常有斷貨的現象。
  而在隆福寺醫院心內科主任趙新看來,這些經常斷貨的低價藥有的時候卻是不可替代的救命藥。
  趙新:真救命的藥都很便宜,比方說地高辛,這真是治療心衰的,西地蘭,速尿,這都是最經典最管用的(搶救)藥,沒有替代的,如果它限價限得很低,讓廠家生產不出來,這直接威脅到患者的生命。
  這些低價藥品的消失,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藥品的價格過低,很多企業不願意生產,轉而投向利潤率高的藥品。記者瞭解到,非常受京城百姓歡迎的黃連素的製造成本是5塊9每瓶,去年7個省中標,但是平均中標價是5塊8毛9,最低中標價只有1塊4。在低價藥的競標中,往往最低報價的企業最後很難保證供貨,而且惡性競爭也讓游戲的參與者更註重價格而不是質量。宋大才透露現在低價藥採購規則發生了變化:
  凡是納入低價藥清單的藥品就實行掛網採購,由醫療機構直接上網交易,這樣就改變了以前一些地方唯低價是取的情況,有利於企業生產低價藥品。
  據瞭解,藥品進入醫院有15%的加成,對於醫院而言,開高價藥比開低價藥更有利。那麼這些低價藥在進入到醫院之後,醫生是否願意開呢?
  醫院和醫生更願意使用高價藥也情有可原,根據現行的規則,醫院有15%的藥品加成權,100塊錢的高價藥的加成就是15元,如果是1塊錢的低價藥加成也就1毛5分。不過現在我國正在推進公立醫院改革,藥品加成正在逐步被取消。宋大才表示隨著改革的深入醫生更願意使用低價藥。
  要通過改革醫保的報銷方式,通過建立醫院、醫生和患者優先使用低價藥的激勵機制,通過這些綜合措施,有利於醫院用藥結構,減少高價藥的使用,從這一點上講,有利於減少整個社會的醫葯費用負擔。  (原標題:國家取消低價藥最高限價 藥企可自主定價)
創作者介紹

刺青

pf62pfefq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